当前位置:首页  »  另类小说  »   家庭淫魔

家庭淫魔

作者:作者:[db:作者]  来源:[db:来源]  人气:加载中  时间:2019-03-26



我叫做阿明,父親是個在大陸工作的商人,自從我懂事以來見過他的次數可以用兩隻手數出來,所以他對於我們家中,也一直是一個可有可無的存在。 


故事大約起先在兩年以前,那年我十七歲,一個對性愛懵懵懂懂的年紀,由於母親對我的管教甚嚴,所以我在高中以前幾乎都不知道有關這方面的知識。而高中很湊巧的讀了一間和尚學校,裡頭的學生全部都沒有異性,只有清一色的男性學生,想當然爾正處在青春期的我們,對於男女之事都是充滿了好奇心的,但是我們當然沒有正常的管道可以來瞭解,而學校裡面也幾乎都是晚娘臉孔的女老師,所以三倆哥們湊在一起,話題當然離不開有關性愛的東西。 


「喂,阿明,有個好東西要不要看?」我不用回頭看就知道這個拍我肩膀的人是我的最佳損友阿德,我沒好氣的回過頭去,問道:「啥東西?」 


「最新的A片,嘿嘿,內容保證精采!這是我昨天上網下載後燒成光碟的,保證是萬中無一的精品,怎麼樣?要不要?」阿德一臉淫笑,從書包裡抽出了一片光碟來。 


我嘿嘿的笑了笑,敲了他的頭一下道:「好樣的,真不愧是好兄弟,真是懂得有福同享啊!」 


「那還用說,我阿德是什麼人?講義氣的人來著嘛!正所謂『有福同享,有難同當,有正妹一起泡,有女人一起上……』」聽到最後一句我忍不住笑出聲來,道:「少來,你要是他媽的以後交了女朋友,還要分享出來給咱們哥兒們?」 


「最好是有可能啦!說說罷了!」阿德白了我一眼,道:「算了不跟你閒扯了,好好的欣賞吧!」 



接下來一整天的上課過程我幾乎沒有辦法聽到老師在說什麼,腦海中一直盤旋著一個念頭,就是要趕快的回到家去,開始欣賞阿德給我的A片,就在一陣難熬的時間過去後,終於,放學的鈴聲終於響起! 


我飛也似的奔回了家中,打開電腦,放入這片DVD,開始抱著興奮的心情來觀賞。 


DVD的內容是描述一個男的,早就覬覦自己家中的媽媽、姊姊和妹妹的肉體已久,在偶然的機會分別得到了三個女人的把柄,便各自利用把柄來要脅她們和自己做愛,而最後當然是把三個女人一起抓到床上,來場4P做結。 


雖然看完後覺得阿德可能有點言過其實,畢竟這片A片雖然不賴,但是裡面的女優卻也並非我心目中的那些『女神們』,不過有一點卻是像在我心中投下了一顆震撼彈一樣,那就是該片的劇情,居然可以跟我自己的現實生活扯上聯想! 


我的家中除了那個長年消失在外的父親以外,還有三個女人。媽媽當年三十六歲,在警察局裡擔任副局長的職務,聽說她在年輕時十分的漂亮,在當時剛進入警局的時候還被贊為警界史上最美麗的一朵警花。只可惜這朵警花的家庭相當傳統,我的母親居然在十六歲就嫁給了我的父親,原因只是因為我的外公外婆與我的爺爺奶奶之間訂下了娃娃親。所以當年就以十六歲的稚齡,嫁給了我的父親。 


姊姊十九歲,她是個住在家中的大學生,身材雖然不高,但也十分的勻稱。繼承了母親絞好面容的她,也可以算是個大美女一個,雖然在學校中不乏她的追求者,不過可能是母親觀念比較傳統,導致於她在十九年來沒交過半個男朋友。 


妹妹十六歲,跟我一樣是個高中生,不過不同於我的是,她當年居然以全市最高分的分數考上高中,而我只是個三流高中的學生,所以雖然同樣繼承了母親的美貌,但是她對於我的人生幾乎都是負面的存在,每每母親都會以妹妹的功課成績來數落我這個比她大一歲的哥哥,而她也打從心底瞧不起我這個不會唸書的哥哥。 


由於家中通常都是三個女人一個男人的關係,所以我幾乎都是受氣的那一個,當跑腿,做家事,倒垃圾,什麼粗重不粗重的活都少不了我,讓我常常在學校被其他同學嘲笑成是家中的男僕。 


「干,都是三個女人,也都是媽媽、姊姊和妹妹,A片的男主角能那麼風風光光的幹了她們,還可以把她們一起抓上床來玩4P,而我居然得要忍受她們的鳥氣……」 


這時突然一個瘋狂的念頭湧上了我的腦海,「A片男主角做得到的事情,為什麼我不能做做看?」 


剛意識到自己有了這個念頭,我嚇了一跳,這可是亂倫阿!千百年來被社會唾棄的大忌,我怎麼能有這種骯髒的想法呢? 


但是轉念又想,反正只要天知地知你知我知,其他人不知道,那怎麼又會被社會給唾棄呢?只要能夠有辦法在上了她們以後乖乖讓她們閉嘴,不張揚出去的話應該沒事吧! 


想到這裡,我的腦海中突然又浮現了家中三個女人的絕世臉孔,不知道在那幾張美絕人寰的臉孔下,又有著怎麼樣的身材呢?想到這裡我的慾念大起,連忙掏出了褲襠裡的陽具,開始搓揉了起來。 


套弄了幾十次後發現這樣並沒有辦法消火,於是我起身到浴室裡,果然不出我的所料,因為母親都要等下班了才洗衣服,所以裡面還有許多待洗的衣物。我隨手拿起一件胸罩,將胸罩放近自己鼻中一嗅,竟隱約有感覺到一絲絲殘香,光想到這一定是家裡那三個女人中其中一個的乳香,就已經能讓我興奮不已。 


我迫不及待的將胸罩覆蓋在已經高漲不已的陽具上,開始抽送起來,同時幻想自己的陽具正在家中女人的奶子裡進進出出,這樣的念頭讓我的興奮一下子就攀上了高峰,手掌繼續加力搓揉,不到一會兒,我的陽精就為了家中女人的美乳而射出。 


從此以後,家裡女人的貼身衣物幾乎都成了我的自瀆工具,久而久之我也慢慢能從一些衣物中開始幻想媽媽、姊姊與妹妹的身材,身處青春期的我,每天幾乎都要來個兩三發才能安然入睡,不過很快的,我發現到這樣子的幻想十分空虛,對於真正肉體的渴求也隨著日子的過去而越來越劇烈,於是,我開始把目標盯上了我們家的那三位美若天仙的女人。 



第一章 囂張的妹妹 


「叮咚!」一陣門鈴聲響,原本坐在沙發上的我連忙跳下沙發,趕過去開門。 


一開門,就看到一張清麗的臉龐佇立在門外,櫻桃般的紅潤小嘴,配上一雙水靈靈的大眼睛,烏溜溜的秀髮長達腰際。身上穿著那套象徵『第一女子高中』的水手服,搭配上長不及膝的裙子,以及裙下那隱藏不住的白嫩大腿……看到如此美景,我忍不住的吞了一口口水。 


只是那女孩一看到開門的是我,而且還擋在門口一動也不動,還以為我故意不讓她進來,『啪』的一聲,書包甩到我身上,在毫無防備之下,如此突如其來的劇痛讓我忍不住痛喊出聲。 


「哼,活該,誰叫你要擋住本姑娘的路!」 


我一抬頭,就看見那張美麗臉孔的主人,也就是我的妹妹,已經換上了一副幸災樂禍的表情,嘴角邊還掛著一絲絲的冷笑,正不屑的盯著我瞧。被她的眼神所激,我不由得瞪了一眼回去。 


「看什麼看?誰准你這雙賊溜溜的眼睛瞧著我看的?哼!色狼!也不瞧瞧自己長那什麼樣子,和有著一顆笨得跟豬一樣的腦袋,居然還敢瞪我?」發覺我居然在瞪她,妹妹又惡狠狠的罵了幾句,才回到自己的房間裡去。 


看著她重重甩門的樣子,不知道為什麼,我原本應該有的憤怒很快的就消失了,反而心中升起了一種殘酷的快感。一想到這個氣焰囂張的妹妹,要是被我扔到床上去扒光衣服,不知道她會有什麼樣的反應?我的臉上浮現了猙獰的笑容。 


「哼,你再神氣吧!我看你還可以再囂張多久!」我冷冷的笑了笑,繼續坐回沙發上看電視。 



由於今天是放暑假的第一天,所以原本都會唸書念到很晚的姊姊也提早回來吃飯,席間,我雖然手上的筷子扒著飯,但是一雙眼睛卻是轉來轉去,偷偷的打量著家裡的三個女人。 


「阿明,阿明!」一陣叫喚聲讓我收回了目光,尋聲看去,才發現原來剛剛叫我的人,是我的媽媽。 


「媽媽,有事嗎?」我回問道。 


「怎麼了,看你一副心神不寧的樣子,是不是期末考考爛啦?」坐在我旁邊的姊姊問道。 


「沒……沒有啊……」我話還沒說完,妹妹立刻接話過去道:「姐,你不必問這種笨問題啦?那種豬腦袋哪一次考好過了?就算他考得再好,以他們那種爛學校的水平,根本就算不了什麼嘛!別理他!對了媽,你剛剛說的旅遊的事情是怎樣啊?」 


「旅遊?」我仔細聽了一下她們的對話,才知道原來媽媽想要趁著這個暑假帶我們幾個去玩幾天,我聽了一陣子後也覺得無趣,反正只有她們說話的份,我幾乎插不上嘴,便繼續偷偷的打量起三個女人的身段,並且在心中暗自幻想道:「媽的身材還真不賴,不愧是當年的第一警花,那麼豐滿的奶子,要是可以先摸一把,然後再拿來夾我的老二……一定會爽死!老姐的身材比較均勻,不過她的腿還真是修長啊!要是夾在我的腰上來干她應該是人間一大樂事吧!那個機車的妹妹就差了她們一點,可能是發育還不完全吧!不過那張小嘴倒是長得挺可愛的,尤其平常又那麼愛罵我,這張可愛的小嘴拿來罵人真是太可惜了,倒不如來吸我的老二……干!爽斃了!」 


就當我這樣意淫著的同時,突然看見妹妹急急忙忙的下了餐桌衝回房裡去,我嚇了一跳,還以為我偷瞄她們的事情穿幫了,不過就在這時媽媽突然又走過來拍了我的肩膀,道:「阿明啊!你有沒有聽到我剛剛說的話?」 


「啊!」我不由自主的抖了一下肩膀,心中七上八下的,想不出來要用什麼話來回應她。 


看見我不說話,媽媽又問道:「你這孩子今天怎麼一直恍神啊!媽是在問你從下個禮拜三開始的一個禮拜有空嗎?」 


「呼,好險……」聽到原來不是我偷窺的事情穿幫了,我大歎一口氣,這時才認真思考一下媽媽的問題。 


「下禮拜三開始的一個禮拜?球隊練球是從下個月開始,而且這學期又沒有要補考的科目,所以應該沒事吧……」我思考了一下,正想對媽媽說出「沒事」的時候,突然看見妹妹從房間裡走了出來,哭喪著臉對媽媽說:「唉,媽你怎麼不挑個我有空的時間啊!那個禮拜開始我正好要上學校的輔導課耶!」 


「是嗎?可是媽媽排休假就剛好排到那幾天啊!」媽媽回答道。 


妹妹問道:「難道都不能改一下時間嗎?提前一個禮拜不行嗎?」 


媽媽搖搖頭,道:「唉,我們局裡排假都是要事先一個月預先排好的,之前我是想說你們放暑假應該都有空,所以才挑一個別人挑剩的時段來當休假日,所以現在想改,可能也改不了了!」看見妹妹仍然是一副垂頭喪氣的模樣,媽媽連忙安慰道:「好啦沒關係,你的輔導課應該在下個月會結束吧!到時候媽媽再帶你去玩,好不好?」 


聽到媽媽這麼說,妹妹立刻換上開心的表情,猛點頭道:「好好好,媽你不能反悔喔!」 


媽媽點點頭,又看向我這邊來,問道:「那你呢,阿明?」 


「我……」我本來想說我沒事,不過突然一個念頭閃過我腦海裡,接著,一個又一個的想法不停的冒了出來。 


「怎麼了?你又再想什麼啊!」媽媽看見我又陷入了思考,立刻問道。 


「我……有事!」思考完畢的我,說出了我的結論。 


「有事?」媽媽聽到我的話,皺起眉頭,那種看在我眼裡似乎是在勾引我的表情,讓我的下半身不由得又硬了起來。 


「是啊!我是要……」我剛想說出個理由,但是妹妹立刻接話道:「我猜那頭笨豬應該是要補考吧!怎麼,這麼丟臉的事情不敢跟媽說?沒關係,我幫你說出來了,很感激我吧,呵!」 


看見妹妹露出了得意的笑容,以及媽媽換上了憤怒的表情,開始劈哩啪拉的罵起我來時,我低下了頭,不反駁的任憑她們的嘲笑與謾罵,但是嘴角卻揚起了一個笑容。 


「呵,是你幫我找好理由留下來的,你放心,我一定會好好的來『報答』你!」 



最後的結論是,由媽媽跟姊姊去旅遊,而我和妹妹則因為各有『要事』而留在家中。 


聽到這決定的我心中自然是興奮不已,因為距離我的『淫妹計劃』,又多前進了一步了!當然,在表面上我還是裝出一副很心不甘情不願的樣子,而妹妹也理所當然的對於這件事情又露出了不屑的笑容。 


「哼,你再不屑啊!我保證下個禮拜,一定會讓你『洩』到爽!」 


想是這麼想,但是我現在卻只有上了妹妹的想法,卻沒有實際的施行方法,而且最重要的是,我要實現的目標是『母女同淫』的4P大戲,若是上了妹妹以後沒法擺平她,可能就會被媽媽和姊姊發現,這樣一來恐怕我還沒吃了我們家的三個女人,就得要去警局吃牢飯了! 


不過在時間點上來看,我還是比較有利的。畢竟距離媽媽和姊姊出去旅遊的時間還有一個禮拜,在這一個禮拜內,應該可以讓我有足夠的時間擬訂出一套周詳的計劃。 


至於要怎麼擬定計劃呢?我想了想,決定還是先上網找一下『資料』。 


「風月大陸、羔羊、TaiwanKiss……」找了幾個比較大的情色文學論壇,隨手翻了幾篇有關亂倫的文章,但是很快的,我就失望了! 


「干,最好是每個媽媽都這麼淫蕩啦!還會主動去勾引自己的兒子。最好是上了妹妹以後她馬上就會有個一百八十度的大轉變,每個都大喊『好爽、不要停、快干我』,要是真的是這樣,我就不用煩惱了!」看了很多色文後,我忍不住發了發牢騷。雖然我沒有這方面的經驗,但是光是看社會上的新聞,每個被強暴的女子都恨犯人恨得牙癢癢的,我就知道這些色文很大部分都是純粹的意淫,對於真正能幫得上我計劃的,根本就不多。 


不過雖是這樣,我還是在某些色文裡面,得到了一個很重要的線索。 


「很多文章都說『知己知彼,百戰不怠』,現在想想我對於我妹妹的瞭解其實並不多……好,就這麼辦!」 


我離開了房間,四處查了一下家裡的狀況,果然只有我一個人在家。我嘿嘿一笑,先跑去大廳反鎖了門以防有人突然回來,接著,就躡手躡腳的來到了妹妹的房間。 


妹妹的房間就如同我想像的一樣,十分的乾淨,所有的東西都收拾的井然有序。我四處查看了一下,發覺衣櫃居然有那套『第一女子高中』的水手服,想是媽媽在她出門後幫她收進來的吧! 


我輕輕的湊過頭去,仔細的打量那套衣服,再回想起妹妹穿起這套衣服的模樣,突然間,我暗自下了一個決定。 


「這次上了她以後,我一定要她穿上這套水手服來給我幹!」一想到可以把穿著『第一女子高中』的高材生壓在身下任我淫虐,我的下面又忍不住硬了起來。 


不過現在可不是想這些事情的時候,我甩開了這些綺念,開始專心尋找可以幫上我的線索。 


突然間,我的目光停留到了她的書桌上,上頭雖然擺放著一本又一本的課本,以及一個上了鎖的抽屜。 


「那個抽屜裡,也許會有我想要知道的秘密……」 


我翻找了一會兒,仍然一無所獲,但是我還是不死心,想要從裡面找到一些蛛絲馬跡。 


就在我四處摸摸找找的時候,或許是皇天不負苦心人,在我摸到她的書桌桌墊上時,居然覺得有一個部分似乎有微微的突起,我連忙把書桌桌墊翻開,映入我眼中的,是一把小小的銀色鑰匙! 


「鑰匙?這鑰匙是拿來開哪裡的鎖啊?難道說……」我打量了一下書桌,發覺上頭能給我開的,也只有那麼一個鎖。我顫抖著雙手把鑰匙緩緩的伸向她的抽屜,「喳」的一聲,那個緊緊上鎖的抽屜果然被我給打開了! 


「開了,真的開了!」我歡呼了一聲,輕輕的把她的抽屜給拉開,不過在我翻了一下以後,裡面的東西卻讓我大失所望,因為裡面的東西,居然是幾本紀錄上課筆記的筆記本。 


「可惡,居然不是什麼秘密……」我大失所望,正想把抽屜闔起來翻找其他地方時,突然一個念頭又從我的腦海裡閃過。 


「不對啊!若是筆記本的話她大可以擺在書桌上,為什麼要擺在抽屜裡,還要特別上鎖呢?」我疑心大起,連忙把那幾本筆記本給抽了出來放在書桌上。 


「英文筆記、數學筆記、歷史筆記、國文筆記、地理筆記……」我一本又一本的看著封面的標題,最後決定一本一本的翻翻看,看看裡面有沒有什麼收穫。 


不過一連翻了好幾本,裡面的內容不外乎都是一堆筆記,不但沒有找到我想看的東西,反而被一大堆的英文單字和數學公式給搞得頭昏眼花。 


「唔,看得頭好暈……」我晃了晃頭,這已經是第六本了,但是仍然只是單純的筆記本,莫非真的沒有我想要找的東西? 


我咬緊牙關,拿起下一本筆記本,翻了幾頁發現一大堆地理名詞,我搖了搖頭,心想又不是這本,但是當我再翻了幾頁後,看了上面的內容,卻愣住了! 


然後,取而代之的,是打從心底升起的喜悅! 


因為這些文字,並不是令我頭昏眼花的上課內容,而是妹妹的日記! 


「六月二十八日,禮拜一,天氣晴。」 


「昨天晚上我又做了『那個夢』了,夢裡的我被一個男人制住了雙手綁在床頭上,完全沒辦法反抗。 


「我拚命的哭,努力的呼喊,但是卻沒有辦法掙脫,他把我的衣服一件又一件的脫了下來,然後拿起了皮鞭,一下又一下的抽打著我。 


「最後,我被他打怕了,不敢哭了,還拚命跟他求饒叫他不要打我,他才停下手。在黑暗中,我看不清他想做什麼,只感覺他一直往我身上壓上來,結果我就醒了…… 


「唉,今天早上一看果然又尿床了,我只好趁媽媽出門以後自己偷偷的把被單拿去洗……」 


看到這裡我已經無法忍受,一個跳躍來到了妹妹的床上,鼻子用力的嗅著,彷彿是可以聞到妹妹留下來的味道。 


「干,沒想到平常對我那麼凶的妹妹,居然也會做這種淫夢……」我拚命的搓揉著自己的陽具,跪在妹妹的床上,彷彿就像是夢裡的那個對妹妹施暴的男人一樣,想到妹妹哭著向我求饒的模樣,我的陽具就越來越漲大。 


「呼……哦……哦……」 


「啊……啊……我操死你這個淫蕩的妹妹……我操死你這個賤貨……」 


「啊……啊……啊!」 


我終於長長的呼了一口氣,射精的感覺讓我暢快不已,尤其又是在妹妹曾經作著淫夢的床上手淫,帶著這種彷彿戳破了她的秘密,報仇的快感進入高潮,真的有著令我難以言喻的爽快。 


喘息了一會兒後,我下了床,稍微整理了一下,再把那幾本筆記本放回抽屜裡,鑰匙壓回書桌下,確定一切都與我剛進來時沒有兩樣後,才緩緩的離開了妹妹的房間。 


我知道,雖然距離計劃的完成還有距離,但是今天的收穫絕對是相當的豐盛的! 


妹妹,你等著吧,一個禮拜後,我一定會讓你作一個你一輩子也忘不了淫夢! 



很快的,距離媽媽和姊姊要出去旅遊的日子,只剩下兩天。 


這一天又是我一個人在家中,媽媽和姊姊因為要去旅遊而出門去購物,妹妹則是因為學校的輔導課即將開始,所以前往圖書館的自修室去作課業的預習。 


而此刻的我,則是一個人坐在電腦前敲敲打打的『預習』,只是我預習的,是兩天後要怎麼上了妹妹的方法。 


「要用誘姦的嗎?不行,那個小丫頭對我的戒心那麼重,別說是誘騙她來跟我看A片了,光是想要誘騙她對我放下戒心就有一定的難度;迷姦?可以考慮,但是要怎麼用到安眠藥就是一個大問題,而且迷姦的感覺就好像是在奸屍一樣,女人連動都不會動,那還有什麼快感可言?更重要的是,不管是誘姦還是迷姦,這種方法帶給妹妹的痛苦都太小了,只有強上了她,才能讓我這幾年來所受到的鳥氣一一奉還。讓她帶著痛苦被我破處,然後我再慢慢的調教這個有被虐傾向的賤貨……嗯,就這樣!」 


雖然想好了大方向,但是真正執行的方法卻還是沒有頭緒,畢竟我手中的王牌只有知道妹妹是被虐狂,對於要完成我的『淫妹計劃』,並且還要讓她不能張揚出去,以免驚動到媽媽和姊姊,招數似乎還有點少。一想到這裡,我頭又有點發暈。 


「叮咚!」就在我苦思的同時,突然聽到一陣陣的門鈴聲。 


我出了房間,邊走向門邊疑惑的自言自語道:「奇怪,妹妹去圖書館,姊姊和媽媽去購物,她們至少都要過了晚上才會回來啊!現在才十一點……」 


「是誰啊?」我大喊道。 


門外先是沉默了一會兒,接著傳來一個嬌嬌細細的女聲:「你好,是林大哥嗎?」 


「啊?」我有點意外,因為我讀得可是和尚學校,認識的朋友都是男性,可是怎麼又會跑出一個女生來找我呢? 


在好奇心驅使之下,我打開了門,看見一個女孩子正站在門外,一臉緊張的看著我。很自然的,在最近長期處於色慾薰心的情況下,我開始從她的臉蛋打量起。 


「嗯,瓜子臉,面孔清秀,身材雖然沒有像姐或媽那麼魔鬼,但應該跟妹妹差距不遠。不過這張臉我好像在哪裡看過……」 


當我凝視著她的臉龐時,眼前的小美女臉一紅,輕輕的咳了一聲,這才讓我收回了有色眼光,尷尬的笑了笑,問道:「請問你是?」 


眼前的小美女有禮貌的點了點頭,對我道:「你好,我叫小雨,是小婷的同學。」 


「小雨?」我想了想,突然想起原來這個少女是我妹妹的一個很要好的朋友,還常常來我們家作客,可能是之前充當『男僕』的時候,多少有看到這個小美女一兩眼,所以才留有一點印象吧! 


「抱歉喔,小婷現在不在家……」我本來想說這個小美女聽到我這麼說,應該會就此打退堂鼓,不料眼前的小美女卻是眼睛一亮,又問道:「那伯母跟她姊姊呢?」 


「也出去了,她們三個大約都要到晚上才會回來……」我回答道。 


出乎我意料之外的,這個名叫小雨的少女卻是點了點頭,又問道:「那我可以進來坐坐嗎?」 


「進來坐坐?」我一愣,明明知道家裡三個女的都不在家,她幹嘛還要進來啊? 


小雨點點頭,道:「是啊!我有一點事情想請教一下林大哥,不知道我可以進來坐嗎?」 


很少被女孩子如此和顏悅色的對待,我雖然有點困惑,但是還是請她進來家中。 


小雨和我進到家裡後,她又做了一個讓我很百思不解的舉動:把門反扣! 


「這小丫頭到底是想幹什麼?」我又驚又疑的望著她,完全猜不到她的想法。 


小雨進到家裡後,先是四處的看了一下,接著指著我的房間問我道:「這是你的房間嗎?」 


我點點頭。 


她笑了笑,突然作勢要打開我的房間,這個動作讓我嚇了一大跳,連忙早她一步衝到房門前,問道:「你想幹什麼?」 


小雨看見我緊張的模樣,輕輕的笑了笑,道:「我想跟你討論一些極度隱密的事情,所以才要去你的房間討論啊!在客廳我覺得不夠隱密,要是一個不小心被聽到了就慘了!」 


「極度隱密的事情?」我一愣,看見眼前的小美女認真的模樣,我只好點點頭,道:「那你先去客廳坐一下,我去收拾一下房間,要不然我房間很亂你看了可能會嚇到。」 


聽見我這麼說,小雨呵呵一笑,點了點頭,乖乖的坐到客廳的沙發上看起電視來。而我則一邊收拾著房間,一邊疑惑的想道:「奇怪,這個小女孩怎麼會突然跑到我們家來,還說要跟我商量極度隱密的事情?不過還好,要是她剛剛先衝進來的話,被她看到我之前寫的計劃,那這件事情可能就很難收拾了……」 


我整理了一會兒,才出房門對小雨道:「我整理好了,請進。」 


小雨點點頭,進到我房間裡來。才剛一進門,她就嘻嘻一笑,對我道:「你很厲害啊!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就可以收得那麼整齊。」 


我點點頭,讓她坐在我的床上,而我則坐在電腦椅上,問道:「好了,請問一下這位同學……」 


我話還沒問完就被她打斷,她笑了笑,對我道:「不用叫得那麼生疏,你就跟小婷一樣叫我小雨就好。你應該是想問我為什麼會來這邊吧!我猜得對不對?」 


我暗自一驚,好個聰明的小丫頭! 


看見我訝異的模樣,小雨又笑了笑,道:「在我說出我來到這裡的目的之前,我想先請教你一件事情。你……討厭你妹妹嗎?」 


我一愣,沒想到她居然會問我這樣子的問題。她不是我妹妹的好朋友嗎?難道我妹妹想要用這小丫頭來給我一點下馬威? 


見到我不說話,小雨又繼續道:「據我所知,小婷好像很討厭你啊!每次來你們家裡,你總是被當作傭人在那邊跑東跑西的,就算在學校她也常常偷罵你呢!難道你不討厭她嗎?」 


我訝異的看著眼前的少女,她的雙目之中流露出一種自信,彷彿好像看透了這件事情一樣。 


「她應該是想看見我氣急敗壞的樣子吧!在還沒有知道她的目的之前,我要先忍耐一下……」我想了想,繼續維持著一貫的表情說道:「討厭又如何?不討厭又如何?」 


看見我的表情沒有變化,小雨首次露出了驚訝的表情,她的雙眼轉了轉,才道:「如果你不討厭她,就代表我看錯人了!那我馬上離開;但是如果你討厭她的話,我可以想辦法幫你對付你妹妹。」 


「幫我對付我妹妹?」聽到這句話,我又驚又喜。驚的是這個小丫頭似乎看穿了我的想法,喜的是如果有她的幫忙,或許我的『計劃』會進展的更加順利。 


不過即便是如此,我仍然沒有放下我的戒心,只是用著很平穩的口氣問道:「你和小婷不是好朋友?怎麼會想要對付她?」 


聽到我這個問題,小雨露出了厭惡的表情,開始怒罵道:「哼,那個囂張跋扈的傢伙,誰跟她是好朋友啊!自以為厲害,每次都喜歡在老師面前炫燿,其實我和我們班上的同學很多人都不喜歡她。更重要的是,我從小到大都是第一名,但是上了高中以後,她居然把我的第一名搶走!我不服!我明明就已經很用功了啊!為什麼我還只能當第二名?我一定要給這個比我強的臭傢伙一點顏色瞧瞧!」 


聽到她的話我不禁有點釋然,原來又是因為功課上的問題產生的嫌隙,而且依照我妹妹那種好大喜功的個性,的確挺有可能會出現像小雨口中所述的這種情形。 


我也曾經聽別人說過,從來都沒有經歷過失敗的人,要是一旦遇到了失敗,或是不可擊潰的對手時,整個人就會產生很大的變化。看來眼前的小雨就是一個很明顯的例子,表面上跟我妹妹是好朋友好姊妹,但是私底下居然恨她恨得牙癢癢的。 


「所以呢?你想要用什麼手段來報復我妹妹?」我繼續不動聲色的問道。 


聽到我的語氣仍然平靜,小雨這才意識到自己的失態,深深吸了一口氣,才又道:「我要你……上了她!」 


「上了她?」這小女孩居然跟我想到一路去了!被一個小女孩戳破自己原本就有的想法,我的語氣也無法繼續保持平靜。 


「沒錯,上了她,我要看看這個臭傢伙被一個男人征服時,會不會還那麼的囂張跋扈!」小雨惡狠很的說道。 


聽著這個小丫頭的說法,我連忙讓自己平靜下來,繼續問道:「那你為什麼挑我?」 


「很簡單。」小雨笑了笑,又道:「因為你對於你妹妹而言,有三個身份。第一是男人,第二是她看不起的人,第三是哥哥!她一向看不起男孩子,更看不起你這個功課跟她相差甚遠的哥哥,再加上這樣做是亂倫,只有在這三種情況同時發生時,她才會受到最大的痛苦而屈服。更重要的是,我想你也會同意我的這個做法的,不是嗎?」 


「哦?是這樣嗎?那你有什麼好計劃嗎?」我的這個問題也表達了我想跟她合作的意願。畢竟一直到現在我都是在孤軍奮戰,憑我一個人想要完全征服妹妹,而且在時間所剩不多的情況下,的確是不太可能的一件事情。不過相信有這位妹妹的『好朋友』相助,我的計劃實現的機率能大大的提升。 


聽到我首次流露出善意,小雨臉上露出了一副理所當然的表情,點頭道:「我已經想好一些計劃了,我現在就先跟你說。首先……」 


聽了她的計劃,讓我的心情又像是洗三溫暖一樣。我不由得重新打量起眼前的這個少女,在這副人畜無害的清麗外表下,居然隱藏著這麼一顆狠毒的心!看來第一女子高中所帶給學生的壓力,可真不是一般的大啊! 


小雨很詳細的跟我說了她的計劃,末了,才對我道:「怎麼樣?有興趣嗎?」 


我不動聲色的看著她,她仍然是用那一副成竹在胸的表情看著我,不知道為什麼,雖然她的計劃很周詳,但是她的這份自信卻讓我有些厭惡!在她的自信表情下,我隱約的看到了妹妹那副看不起我的樣子! 


「哼,這個小丫頭看來也跟我妹一個樣子,只把我當作報復的工具。哼哼,小鬼,現在就要讓你知道我不是那麼簡單的角色!」 


我打定主意,接著露出了一個善意的笑容,慢慢的走向小雨,說道:「呵,你很聰明。你不但把握住了我和我妹的弱點,還可以那麼篤定的相信我一定不會拒絕你的計劃,不錯,你的計劃的確很難拒絕,只是……」 


聽了我前面的話,小雨臉上的笑容越發燦爛,但是聽到我所說的最後一句話,小雨也愣了一下,脫口問道:「只是什麼?」 


「只是這麼做,對我來說好處還不夠大呢!好像變成了你和我妹妹爭鬥的工具一樣,所以我在想,能不能多加一點報酬呢?」 


看見我的笑容越來越盛,小雨臉上也漸漸浮現了驚慌的表情,就連聲音也沒有了剛剛的自信:「你想要多什麼報酬?」 


「你說呢?」我淫笑著,雙手已經開始不安分的撫摸上小雨白嫩的大腿。 



小雨見我居然把手摸到了她的大腿上,臉上露出了又羞又氣的模樣,「啪」的一聲拍掉了我的手,怒道:「你要幹什麼?」 


我嘿嘿一笑,坐到她的身旁,手又探到她那因為穿著短裙而裸露的大腿上,之前都只能停留在意淫的階段,這是我第一次撫摸真正的女孩,再加上我知道她有求於我,所以動作也開始漸漸的大了起來。 


「住……住手!」小雨再度拍掉我的淫手,還順道甩了我一個耳光,怒斥道:「你有沒有搞錯?你知道我爸爸是誰嗎?他可是台灣第一大企業的總經理啊!我是他的獨生愛女,憑你這個平民居然敢碰我?我請你跟我合作是看得起你耶!你居然還敢對我做出這種下流事情!」 


聽到她這麼說我大吃了一驚,但我吃驚的並不是什麼『第一大企業的總經理』,畢竟我對這個稱號可說是一知半解。讓我真正吃驚的是,我本來以為以她剛剛的大膽作風,再配合上細膩的心機,應該早就料到我會有這樣的作為,而為了要達到她的目的,她也應該會遷就我才是,沒想到看她剛剛那副又羞又氣的模樣,顯然對於男女之事也是一知半解,想要我上了妹妹可能也只是看了些文章或是聽別人說說罷了。而且很明顯的她這種千金大小姐已經習慣於支配別人,平常很少有人敢違逆她,更不要說有像我這樣子的輕薄舉動了!瞭解到這一點的我,露出了一個得意的笑容。 


「面對這種對『性』一知半解的少女,又是家裡的千金小姐,不好好在她身上一展『男性雄風』就太對不起自己了!哼,從你剛剛的話我猜得到你平常對待男人的態度大概跟我妹半斤八兩吧!現在就先讓你這朵嬌貴的小花嘗嘗男人的厲害!」 


看見我臉上又露出了笑容,小雨的表情已經多了幾分驚慌,她看見我又要逼上來的樣子,連忙跳下了床,打開房門怒聲道:「你要是敢碰我,我剛剛提的計劃就告吹,我們一拍兩散!」 


聽見她這麼說,我微微一笑,對她道:「你可以走啊!請便。只是你走這個房門的話,你就失去了一個可以造成我妹妹嚴重心理障礙的機會,也失去了一個最有可能超越她的機會了!」 


小雨冷哼了一聲,不屑的說道:「你以為全天下只有一個男人嗎?我隨隨便便去請別的男人也是照樣可以完成我的計劃的!」 


「呵呵。」我又再度露出了笑容,道:「是啊!也許你真的可以完成你的計劃,但是那種效果會是你想要的嗎?你有了這個計劃後會想要來找我,除了是你猜測我會對我妹妹不爽了很久以外,更重要的應該是你知道我的妹妹她一直都很看不起我吧!而你想要的,是要讓小婷被我這個連她都瞧不起的哥哥干,被一個瞧不起的親哥哥強姦,跟一個完全不熟悉的陌生人相比起來,哪個能造成最大的傷害你自己應該知道吧!」洞悉了她的計劃的我,根本就不怕她這種聽起來好像很有道理的辯駁,只是悠哉的躺回床上,瞇著眼睛打量著眼前的這個少女。 


「嗯,仔細一看這個女孩子真的超可愛的,尤其是她那副害怕的樣子,這可是我第一次看到一個女孩子對我流露出這種表情啊!而且待會就可以吃到這塊肥肉,更有可能是個千金大小姐的處女……」一想到這裡,我的陽具又在我的褲襠裡硬了起來。 


小雨聽到我道破了她心中真正的想法,臉上再也見不到半分血色,蒼白的臉上流露著不知所措,良久,才喃喃道:「我可以給你很多錢……」 


   完


0%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