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淑少妇在家给我偷戴绿帽

作者:作者:[db:作者]  来源:[db:来源]  人气:加载中  时间:2019-03-26



我跟我老婆去年结婚,我26岁,她23岁。我老婆身高162cm,身材十分匀称,在公司里是小有名气的美女,喜欢穿短裙、高跟鞋、吊带裙。我们走在路,上她老是会吸引男人的眼光。我们在一家公司上班,老板是山东人,长得十分魁梧,182的个头,常常跟我们站在一起有鹤立鸡群的感觉。我刚刚升任区域经理,要从调至外地,所以跟我老婆暂时分开,但是我每周五都会提前打电话,让她准备准备,好迎接我,但是这个周五我们放假,我没有打,就想给她一个惊喜。


  一大早,我就往家赶。没想到我刚一进门,春暖花开就听到一个熟悉声音的呻吟声:“啊--啊--”低头一看一双根本没有见过的男士皮鞋放在门口。我心头一震,难道是老婆在偷情?不会,不会的,我安慰着自己!我蹑手蹑脚地往里面走,想看个究竟。


  卧室的门是半掩着,我躲在门后面,偷偷忘里面看,性吧有你天啦,我当时气傻了!老婆正穿着今夏最流行的白色性感吊带睡裙,下面是肉色的开档丝袜,更要命的是脚上还踩着8寸的透明高跟凉拖,正趴在床上翘着屁股被一个伟岸的中年男人操着。男人发着爽快的笑声,边操边骂:“骚婊子,昨晚还没有把你操够,早上接着操!”说着一把掌打在老婆穿有丁字裤的肉臀上,顿时弹起一层层肉浪。


  “妈的,敢操我老婆,我宰了你!”我气血上涌,正准备去厨房拿刀砍那个男人。


  突然,我听到老婆的呻吟声,“啊!老板不要,轻点!”“老板?难道是我们公司的老板,他就是我们单位的老板,我年纪轻轻就提升地区经理,多亏老板,我还一直感谢他的提携了,我不想丢掉饭碗啊。怎么办?”我真是非常犹豫,没办法我瘫坐在地上,继续看他们的“表演”。


  老板不断的抽插着,老婆此时像青蛙一样的趴着,男人在后面拼命的抽插着。老婆的呻吟声变得含春暖花开混了,我估计老婆把脸深埋在了床上。


  “老板,好大啊!”老婆呻吟下性吧有你。我看了老婆已经很享受老板近似野兽一样的疯狂抽插。


  老板把老婆翻个面,从正面开始抽插。


  “啊!好深啊!老板你的好大,好深啊!都插到顶了!”


  “我跟你老公比,谁大?”


  “您的大,您的长!”


  我听了一阵羞愧,我一直都觉得自己的弟弟小,勃起才7厘米,看到20厘米的老板我我真是服了。此时,我没有愤怒,只觉得我不能满足老婆,让老板满足也许!看到这里,我竟然莫名其妙地感到很兴奋,我的鸡巴慢慢勃起了!


  “啊--老板您的太大啦,插到底啦!--好爽啊,请不要啊!”


  妈的,这种情况下,老婆还春暖花开在用敬语。难怪会勾起老板的雄性激素的。


  “小荡妇,我就喜欢你性吧有你这种淑女淫荡的样子。”说着就开始,舔起老婆的美足来。


  他把玩着老婆穿着透明凉拖的小脚,先是闻,然后是舔,再是轻咬。把舌头伸入凉拖与玉足的夹缝处,品尝皮革和玉足混合的香味。


  我知道老婆的脚是她的性感地带,平春暖花开时用高档的护足品精心保养,一双玉足又白又嫩,只要把玩她的玉足,就准听话,与之配合。


  “老板,好坏,请不要啊!不要!好痒,好酥!”


  此时,老板被老婆挑逗不行啦,开始大力咬她的美脚, 开始又如同一个野兽一样,疯狂性吧有你地咬她的脚趾头,脚后头,甚至她性感的高跟凉拖。下面的鸡巴如同钢棍一样用力地捅老婆的下面。


  “啊--不--不--轻--点--老板,求求你--爽!爽!饶了我!--不--”老婆已经语无伦次了!


  此时,做了一个惊人的动作,把老婆从床上抱了起来,把老婆抱在空中干她!


  “啊--不--老板”老婆惊叫着。


  “抓紧我啊,我的小媳妇!”


  老婆用死死地双臂勾着老板的脖子,双脚紧紧地夹着老板的腰。老板的鸡巴更加得深入到老婆的体内了。


  “玩过没?小媳妇?”老板挑逗着。


  “没?没有?”老婆回答“深不深,爽不爽?”


  “深,深,到底啦!!啊--”老婆惊叫着。


  老板满意地用力干着老婆,老板一米八,抱起来干着1春暖花开62CM的老婆,此时的老婆显得十分的娇小可人。被他抱着干,老婆就如同一个性爱玩具一样的。两支凉拖在随伴随老板性吧有你的抽插脚上一张一合,十分诱人。随着老板越插越越快,越差越猛,终于老婆把脚上的一只凉拖甩了出去。


  老板把老婆抱上了床,死死的压着她,把老婆硕大的奶子,压得死死的,然后下面不停地抽插,最刺激我的是那从前方不过十几公分的地方传过来的两人性器官摩擦的水渍声,还有两人皮肤撞击的啪啪声提示着老板阴茎插入自己老婆的频率和力度。


  “真是个骚货,逼紧,水多!哈哈!你老公把你留着给我操把!哈哈”老板兴奋地说。


  “是的,我就是老板的骚货,给老板操!快快-不行啦!”老婆叫着。


  “啊--美淑少妇真他妈爽,一旦把到手了,这这么放荡!”老板加大了抽插力度,突然老板的双腿紧紧地靠在床沿不动了,我知道那肯定是在老婆的身体里射精了,而此时的他仿佛已经死灰了一样没有了什么更多的感应,迷茫的春暖花开看着眼前颤抖了片刻的双腿后退了一步,我几乎听到了阴茎从紧张的阴道中拔出的声音。


  听着老板的喘息声音,接着看到眼前老婆的双腿垂落下性吧有你来,看到老婆一条穿着高跟凉拖的脚站在地上想站起来,腿一软又坐在了床上,接着听到老婆撒娇的声音:“老板好坏,把人家弄得腿都软了。”


  接着看到老婆一条腿站在地上另一条腿去够另一只鞋,这时我清晰的看到从老婆的双腿中间地落到地上一滩乳白色的液体,那是男人刚刚射进去的精液。


  老板得意地笑了,把他的大鸡吧又亮了出来,说:“舔干净。”


  老婆穿好凉拖后,跪在老板面前。身上的连衣裙都退到了腰际,上身赤裸,修长的大腿弯曲着,性感的小脚露出了细嫩的脚底,身子一前一后,娴熟地用嘴巴把鸡巴上残留的精液舔着。


  这个场景仿佛在嘲笑着我。我忽然感觉到自春暖花开己内裤里湿漉漉的,刚才竟然不知不觉地性吧有你射精了。我悄悄走出了房子,独自一身去了马路上,看着天上的星星,不知道该怎么办?


   【完】


0%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