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家庭乱伦  »   情欲报复

情欲报复

作者:作者:[db:作者]  来源:[db:来源]  人气:加载中  时间:2019-03-25



林梦蝶的老公刘建是某公司的财务主管,毕业于名牌大学。两人是在一次朋友的婚礼上认识的,当时刘建坐在大堂右边的宴席上,看到从对面走过来帮新娘倒酒的她穿着白色礼服,曲线丰满,略带有一丝妖娆。白皙透红的肤色,令人垂涎欲滴。穿着洁白色的低胸晚礼服,深邃的乳沟使得每一位擦肩而过的男人都忍不住偷偷的瞄几眼。特别是那让人销魂的眼眸立刻紧紧地勾住了刘建的年轻而又狂野的心。之后刘建展开了对她的疯狂追求。两人从坠入爱河结婚已经一年了,梦蝶在刘建日日夜夜的恩宠下,体态变得更加丰满,屁股被干的浑润丰腴,曲线毕露。可惜古人没有留下西施,杨玉环的真容画卷,否则真的是难以一较高下。但旁人无解的是两人的感情并没有因为时间的延长而变得更加亲密,反而是产生了一丝丝的裂痕。 


  ……入夜,刘建在书桌上整理着公司这一季度的财务报告准备过几天就交给董事会的领导们。卧室被台灯淡淡的黄晕光线笼罩着,显得格外寂静安详,周围散发着一股薄薄的康乃馨的芬芳。 


  梦蝶穿着一件白色的紧身T恤,露出了她的小蛮腰。轻轻地推开门走进来,从后面抱紧了刘建。刘建突然脑子一热,但他强制自己压抑这份强烈的感觉。而是慢慢的享受梦蝶那对丰乳压在自己的肩膀上,他能清晰地感觉到梦蝶的乳房在呼吸的运动下上下蠕动。刘建用双手轻轻地抚摸着梦蝶的小脸蛋,时而转过脸轻吻她的热火撩人的嘴唇。刘建感觉自己再也不能控制这份强烈的刺激。他感觉到自己老二因为竭力昂首挺胸反而因为摆放姿势不对,弯曲着顶在内裤的下端。那种感觉难受极了。梦蝶微微的一笑,缓缓地伸出纤纤细手慢慢的抚摸刘建弯曲在那里的鸡巴。刘建的呼吸变得越来越急促,他享受这份享受,他的眼神变得越来越有阳刚之劲,他的眼神越是透射出刚劲,梦蝶的的眼神越是透露着一份自由,舒缓,妩媚的气息。 


  梦蝶轻巧的解开了刘建的皮带,拉下拉链,伸进小手。来回的揉捏抚摸着他的鸡巴。时而在龟头上轻轻一捏,时而又伸直手掌,从鸡巴的底部用力的摁住鸡巴往龟头方向缓缓地推进。如此手法显然已经超过了刘建的预料。他没有想到梦蝶变得越来越难以驾驭,他甚至隐隐的感觉到自己可能在不远的将来无法掌控这位自己深深爱着的美丽动人的妻子。 


  “啊!,嘶……,啊……我不行了!” 


  刘建来不及多想一下这份恐惧,就被梦蝶的这一举动震惊了。刘建低头一看,刚刚还在自己背后的梦蝶不知什么时候蹲到了自己的膝下。用樱桃小嘴含住自己龟头的一部分,因为刘建的那玩意有点大,十七厘米的个儿,龟头的直径也约有四厘米。梦蝶的小嘴被龟头挤得满满的。龟头的底端是火热撩人两片嘴唇的轻抚,而在龟头中间则是梦蝶的细细牙齿尖锐的摩擦下。刘建越是疑惑,这份快感越是强烈,妻子之前从来没有给我自己这般高等的礼遇,即使有那是在那次她生日的时候,但依然把自己的鸡巴磕碰到了,最后弄得两人都不愉快。 


  这种忽冷忽热,忽柔忽刚的感觉令刘建彻底败在了梦蝶的口交上。他用双手抱紧了梦蝶的头,上下摆动,意思是叫梦蝶加快节奏,也希望梦蝶尽快的含住他的整根鸡巴。 


  但是梦蝶不急不躁,立刻把小嘴里面的鸡巴释放了出来。鸡巴一接触到燥热的空气立刻使正沉浸在温柔乡中的刘建惊醒过来。 


  刘建疑惑地看着她:“怎么了?” 


  梦蝶注视着刘建疑惑的脸庞,过了一会微微一笑说:“人家喉咙被你顶到了,很难受的你知道不啊?”说完故意嘟哝了一下小嘴,表示不开心。 


  日子过了久了,刘建早就摸透了梦蝶脾气,淫荡的笑了一下说:“恩恩,是我的错,是我不好”说完刘建拉着梦蝶的双手两人站了起来,刘建抱着梦蝶,双手在梦蝶的背后来回摩挲,时而缓慢,时而粗暴。而梦蝶把头依偎在刘建的胸膛上,听着他的心跳,双手在刘建的硕臀上紧紧地捏着。 


  刘建缓缓的将手从后面伸到梦蝶的屁股上,梦蝶穿着一件性感的平角内裤,刘建的双手透着内裤的舒适感,寻找着梦蝶翘臀的肉感。一时间甚至都有了海枯石烂,天崩地裂的感觉。 


  刘建再也无法克制自己的欲火,他想把自己的全部精力狠狠的射在冲锋的道路上,至此方休!刘建右手一用力,往前一伸,碰触到了梦蝶的私处。他明显感觉到那里温热湿滑,微微的感觉一下还有细细的淫水从洞里溢出来。刘建直接伸出两个手指从背后挤进了梦蝶阴道里面,指头轻重缓急,富有韵律的上下前进,时而又用指头重重的摁住?G点。 


  梦蝶的呼吸变得越来越急促,双乳剧烈的起伏,小嘴强烈的呼吸着。甚至她的双手已经紧紧地抱住刘建,指甲几乎掐进刘建德肉里,都不能使自己早已飘升到天上去的神思回到现实中来。 


  “嗯嗯…”梦蝶张开小嘴:“啊……,不行了,快!” 


  刘建察觉到梦蝶这一反应,知道最佳时机来了。立马褪下梦蝶内裤连同裤子到膝盖那里,直接伸脚踩在梦蝶两腿中间踩了下去直到脚踝那里。刘建让梦蝶转了过了,冷不防地直接把梦蝶一头摁在了书桌上,梦蝶呼吸声越来越大,甚至都可以说成是呻吟了! 


  刘建用力的在梦蝶翘起的臀部上拍了两下,梦蝶反应很剧烈,伸手往后想抓住刘建的手。结果却被刘建一把抓住。刘建伸出左手,立马把自己的内裤拉倒鸡巴可以完全露出来的位置就不在往下拉了。左手握住鸡巴,将龟头对准了梦蝶的私处,上下摩擦了一会。 


  “快点!啊!啊……”刘建憋着一口气,一言不发,没有理会梦蝶的轻微呼喊。依然用着自己的节奏在慢慢摩擦。在这一刻刘建呼的一声张大嘴巴喘着大气。然而这时梦蝶已经快要到高潮了,全身皮肤泛起了点点的猩红。淫水也不断的往外流出,顺着大腿流到了内裤上。刘建也知道再不进去,老婆都要叫天喊地了。 


  刘建左手握住鸡巴的中间部位,膝盖微微一下蹲,将龟头对准了梦蝶的洞口,用力的往里面顶。梦蝶突然感觉到了阴道口一股张力慢慢挤进来,不由自主的夹紧了一下阴道收缩的括约肌。她都无法控制自己的淫水往外直流。“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梦蝶歇斯底里的叫着,全然不顾窗户是否关的严实,外面的人是否听得到。此刻的她只想刘建狠狠的操她,恨不得刘建将龟头猛烈的撞击自己的子宫壁!她只想要快乐,享受,平时应该装作的矜持和端庄都已经无法出现在她的脑海里。她只想要那最终的快乐! 


  刘建沉沉腰,左手摁在梦蝶的背上。一下一下的往前突进,明显的感觉的鸡巴和阴道在淫水的浸润下摩擦起来反而那份快感所带来的令全身肌肤上的毛孔开张尽情呼吸的快乐!刘建在爱爱时,也不会忘了照顾自己在爱妻。在每一次用顶进去的时候,都会克制自己的情绪,稍微降低点力道。深怕自己的庞然怪物会顶伤了爱妻的子宫。 


  但是,梦蝶可不这么认为,她现在全然不顾,只想要刘建的竭尽全力的操自己。可以说是几乎到了疯狂的地步,她的右手被刘建拉着,只好用左手从身体下面伸过去,用几根手指不断地摩挲着自己的阴蒂。在刘建大鸡吧沉劲有力缓而有律的操着下,和自己的不断抚摸下刺激下,梦蝶感觉到自己全身的血液仿佛都从身体的每个角落急剧的涌向子宫那块。身体仿佛陷入了快速虚空的阶段,仿佛自己遨游在虚无的宇宙空间里,感觉不到任何东西的存在。只有快感!存在脑海里的感觉。梦蝶感觉到自己马上就要高潮了,“老公,快点,我不行了。啊!啊!……快点!操死我!快点!操死我!操死我!”刘建被这突如其来的叫喊声惊得出了一声冷汗!老婆今晚怎么如此强烈,怎么会这么这么“无耻”,他立刻变得清醒,一阵阵的疑惑涌向心痛。妻子从来不会说“操死我”这么强烈的词眼儿。天生敏感而又多疑的刘建仿佛察觉到了什么,但又不是很确定。这份不确定使刘建心头涌上一股愤怒,他看着妻子的身体,变得有些陌生。 


  “快点啊,干我!”梦蝶转过头来,秀发凌乱的披散在眼前又说:“操死我!操死我,我只想要!”刘建回过神眼神里又充满了激情!刚才的端倪没有使他冷却,面对着这个天生尤物,他即使再多的聪明睿智也无法抵挡住爱妻夏娃般的诱惑。 


  刘建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慢慢的抽送,但永远是这个加速度的频率抽插着。“啪”,“啊”。“啪啪”,“啊啊”……两人的性爱交合从未像这次般这么融洽有配合,伴随着刘建抽查有律,梦蝶的屁股和刘建的身体剧烈的碰撞,使得书桌动荡不已,电脑和台灯不断地晃动,而且越来越快,光线的晃动使得梦蝶的眼神更加迷离动荡!她的双乳在桌子上压得变得更大,晃动的更加剧烈!梦蝶已经支持不住了,她知道在时钟的下一秒钟她即将迎来彻底的高潮,她为此变得迫不及待!主动的将自己的身体配合着刘建的抽插,她不自觉地踮起了脚跟使自己的屁股更高,能让刘建的鸡巴插得更深,更透。刘建看着梦蝶不断往自己身体上撞来的屁股,抛弃了理智,双手从两边抱着梦蝶的屁股用尽自己所有的力气不断地往里面顶。梦蝶感觉到刘建的冲刺,双手舒张开来,紧紧抓住书桌的两边,自己的身体紧紧地贴住桌子,乳房被压得变了形。只有这样她才能被刘建操的最舒服,那份快感一丝不漏的倾注到自己的阴道里面,传遍周身。 


  啊!啊!啊!啊!啊!啊!啊!……我快死了,嗯!啊!啊!不要啊!梦蝶咬紧牙关,使劲的晃着头嘴里喊着不要!全身剧烈的颤动了一下,梦蝶迎来了自己期待许久的高潮!阴道深处剧烈的禁脔着,释放出一股股大量的淫水,梦蝶脑袋一片空白,全身强烈的抖动着,一股股猛烈地电流从脑海里传往阴处,所到之处每个细胞昏厥。电流冲击着阴道,淫水终于大爆发起来,即使刘建大鸡吧将阴道充得满满的也制止不住梦蝶如潮般的淫水,刘建感觉到鸡巴被温暖的淫水撞击着,鸡巴也被一阵阵收缩的阴道壁夹着。不由自主的加了一成力往阴道里面插进去,淫水噗嗤噗嗤的从鸡巴抽出的那一细微时刻尽情的喷射出来。地毯上已经湿了一大片。梦蝶的阴毛上沾满了淫水珠,接近阴蒂地方已经湿哒哒的可以往下滴了。梦蝶全身泛红,每个细胞尽情的张开嘴巴呼吸着空气里自由快感的养分,身体里到处流窜着电流,这样的消耗付出和享受足以使一般的女人缓上好几天。 


  梦蝶虽然很满足但是她有很淡很淡的一丝意犹未尽!甚至可以忽略。至欢的时刻她的脑海里却偷偷的比较着和前晚的感受!她不知道她的灵魂已经出卖了自己。她很爱刘建,但是现实就是这样,她已经不完整了,他们的婚姻亦或是性爱已经了杂质。她有点不想刻意去想这次性爱缺了点什么,但是越是不想,越是控制自己,越是被那一份感觉打败!……那种感觉是和刘建做爱没有的!但她依然相当满足的享受着,而一边回忆着。 


  刘建听不见梦蝶歇斯底里的喊叫,看着她仿佛梦蝶昏了过去般。刘建也不管,因为他感觉到自己也快高潮了。抽送的速度越来越快,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的声响已经成为了掩盖一切的声音。黑暗寂静的房间里它是主角,吞噬了心灵,它掌控了一切。阴道被梦蝶刚才的潮喷和高潮痉挛变得畅通润滑无比。刘建的鸡巴抽送如鱼入水,他正享受着一个人即将亦或是触摸的到的快感感受!刘建双手用力的抓着梦蝶宽大的骨盆,憋紧了自己高潮前的最后一口气,将所有的力气,所有的思想,所有的激情灌注在自己的刚强的鸡巴上,把梦蝶的屁股操的抖动不已,身体和书桌剧烈的颤动,仿佛整个房间即将坍陷。最后时刻,他都无法顾及他的如此猛烈地操着梦蝶是否会将梦蝶的阴道弄伤,啪啪啪啪啪啪! 


  声音止住,震动止住,流水止住,呼吸止住!所有的一切都暂停了十秒钟! 


  只有刘建喷薄而出的浓浓精液狠狠的射在了梦蝶的阴道里面,谁也不知道这些精兵强将在梦蝶的阴道里面破坏成什么样子,是何等的满目疮痍。刘建在最后的喷射时,一阵天昏地暗,趴到在梦蝶的背上,胸膛的汗水与梦蝶的汗水紧密的贴紧融合了一块……房间很安静,刘建坐在马桶上,抽着烟,在思考着什么。而梦蝶躺在浴缸里,注视着坐在边上的刘建,思考着什么。两人赤裸着身体,不时地注视着对方。激情过后的清醒让刘建脑袋里浮现出一片片不堪入目,是自己最不想见到的丑恶画面。他心跳加快,眼神里面充满愤怒,他现在有时间去思考之前感觉到的那些疑惑,他相信自己的直觉,他坚信自己不在家的日子里肯定发生了些什么。他转而灭掉烟头,狠狠地注视着梦蝶。梦蝶起初也注视着他,但是越往后,越发现刘建一改常态,眼神里面充斥着暴力,愤怒。梦蝶想说什么,却张不开自己的嘴巴,在刘建的逼视下,她成了哑巴。梦蝶胆怯的将头低了下来,避开刘建德眼神。然而就是这样的一次退让使刘建彻底坚信那是真的! 


  刘建站起身来走向浴缸里的梦蝶…… 




     完


0% (0)
0% (0)